【奧巴馬訪越】TPP如何改善越共下的工人權益

文:蕭裕均
美國總統奧巴馬一連三日的越南訪問終於結束,隨着他乘坐空軍一號離開越南,美越關係可說是踏進新階段。

回顧奧巴馬整個訪問,國際社會和媒體均把焦點放在三方面:

  • 一、解除武器禁運;
  • 二、美越關係全面正常化,對中國及東南亞地區的影響;
  • 三、《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TPP)為兩國帶來的經濟利益。

至於其他議題,如越南的人權問題,不是被輕描淡寫,就是被放在解除武器禁運的大議題下討論。

放大「大和解」劇目 忽略 TPP 對越南社會影響

除此之外,媒體報道角度亦以「大和解」為劇本,強調在新地緣政治下兩國的共同利益。就算是報道奧巴馬在訪問時的活動,亦有類似的處理手法。例如奧巴 馬在越南首都河內的舊城區與 CNN 節目名廚波登(Anthony Bourdain)在沒有預約情況下,到當地一間平民食店「撐枱腳」,食生牛肉河粉,飲河內啤酒,還在離開時親民地與當地居民握手(此舉難免令一眾與張德 江委員長「失之交臂」的香港人感到十分葡萄)。簡言之,這劇本說的是一個「一笑泯恩仇」的故事。

奇怪的是,國際社會和媒體在奧巴馬此行期間,鮮有報道有關越南當地的社會、經濟和政治轉變,以及奧巴馬到訪越南推銷 TPP 的困難。更重要的是,國際社會和媒體均沒有探討越南政府在新地緣政治和經濟格局下(尤其是越南在上年簽署 TPP 後)所作出的準備。

筆者剛從越南回港,上星期與不同的越南政府官員、工會幹部及其他當地和國際的非政府組織會面,發現 TPP 除了經濟影響外,對這個仍是由越南共產黨威權統治的國家,不論是其管治和公民社會發展,均有巨大衝擊和影響。而這些影響,對同是威權統治的中國而言,亦有 着深遠的啟示。

簽 TPP 的條件:改善勞工權益

對於奧巴馬而言,今次到訪越南推銷 TPP,其實是有點兒硬銷,一點也不輕鬆。雖然越南在上年已簽署 TPP,但同是 TPP 十二國成員國和主要推手的美國自己卻還未簽署。現時,美國國會還在為 TPP 的條款辯論,情況陷入僵局。單看三名還在跑馬仔的民主黨和共和黨總統候選人不約而同反對美國簽署 TPP,便可得知奧巴馬的尷尬和困難。民主黨和共和黨其中一個反對簽署 TPP 的主因,當然是害怕 TPP 生效後會令更多的美國職位流失至勞動成本和標準較低的國家(如越南)去。

故此,過去幾年,美國與越南政府在 TPP 的談判上,其中一個重點便落在如何改善越南的四大基本勞工標準,即:

  • 一,結社自由和集體談判權;
  • 二,自由選擇就業,禁止強迫勞動;
  • 三,禁止強迫勞工及使用童工;
  • 四,非歧視性的就業及職業均等。

但對共產黨一黨專政下的越南而言,要充份尊重結社自由,無疑是一大挑戰。要知道,目前所有越南工會必須為越南共產黨和政府承認的越南勞動總工會的成員。越南政府簽署 TPP,意味着在未來五年實施有關條款期間,社會將會出現挑戰越南勞動總工會的獨立工會。

對很多人來說,以威權統治的越南政府竟願意接受 TPP 內的結社自由規範,是百思不得其解的。難道越共就不怕未來新的民間組織和獨立工會成為挑戰其威權統治的政治力量嗎?

當然,越南政府也不是完全被動的。雖然奧巴馬在美國本土通過 TPP 的計劃有機會觸礁,但根據筆者的訪問,越南政府和勞動總工會已作好準備去迎接 TPP 將帶來的衝擊。

未視為管治危機 反成改革良機

會員組織上,根據越南勞動總工會一名高級官員所指,他們首要的策略是繼續擴大越南勞動總工會的會員人數。現時越南勞動總工會有 900 萬名會員,他們期望在未來兩年能把會員人數增至 1,000 萬,從而鞏固他們代表工人階級的地位——就算他日出現其他獨立工會,也難以挑戰他們的領導地位。

基層組織上,自今年開始,越南勞動總工會已採取新的組織手法。在2016年前,很多基層的企業工會是「由上而下」、由資方主導的情況下成立的黃色工 會,工人不單對企業工會的選舉參與和認知度極低,就連工會主席可能是人事部的主管也不知。自 2016 年起,越南勞動總工會卻改用「由下而上」的基層組織手法,由上級(巿及省級)的工會派幹事到未成立企業工會的工廠門外宣傳,接受工人提名基層工會幹事人 選。此外,上級工會幹事亦會與曾參與罷工和具組織經驗的工人聯繫,鼓勵他們參選。這種手法大大減低資方操控工會選舉的程度,亦能使新成立的基層工會更能代 表工人的權益。

資源調配上,越南勞動總工會在未來幾年會把更多資源集中在基層工會上。現時,越南勞動總工會在從資方和工會會員上收取的工會稅和會員費,大約有 60% 會發還予基層工會,以用在工會發展、組織工作、會員福利和幹事培訓上。在未來幾年,越南勞動總工會打算把發還的金額調高至 70%。

工會幹事培訓上,越南勞動總工會及越南勞動部在過去幾年積極與國際勞工組織(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及其他國際非政府組織合作,對基層企業工會的幹事進行培訓,其中一個重點項目就是訓練集體談判能力。事實上,越南政府早在 2012 年已修改法例,要求資方和勞方每三個月便需進行「社會對話」(social dialogue),對企業內的工作條件作出談判,共同制定集體勞動合同。

中共越共下的工人權益發展差天共地

簡單來說,越南政府和勞動總工會並沒有把 TPP 有關尊重結社自由的規定看成是一個管治危機,反而是一個全面改革越南勞動總工會、重新成為更能代表 5,000 萬越南工人的組織的機會。

反觀,同是 共產黨威權管治下的中國,情況跟越南就差天共地。隨着罷工在中國愈來愈多,過去一年,我們看到中國政府不斷打壓廣東省多個勞工組織。不要說是組織獨立工 會,就算是為工人維權的律師都遭到嚴重打壓。最新通過的非政府組織法,亦收緊中國境內非政府組織收取國外資金的管制。可見在習近平的強勢威權統治下,中國 公民社會的空間正愈形萎縮。

奧巴馬越南此行,除了貿易和地緣政治外,其實對中國的本土政治和公民社會也有深遠的影響。假若越南果真能因 TPP 而出現獨立工會和變得更為開放,他朝有日難保美國政府會借越南作為例子,在其他的貿易和雙邊關係協議上,加上類似的人權條款。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原文:http://www.hk01.com/01博評-政經社/22706/-奧巴馬訪越-TPP如何改善越共下的工人權益?utm_content=bufferf904b&utm_medium=social&utm_source=facebook.com&utm_campaign=bu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