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保守的公共財政制度還合時宜嗎? 由退休保障諮詢談起》

1463507_1003496846395371_8508918602079432324_n《保守的公共財政制度還合時宜嗎? 由退休保障諮詢談起》文:李峻嶸/馮志強

【明報專訊】雖然退休保障諮詢期到6月才完結,但政府立場卻絕不含糊,甚至在諮詢文件中表明對全民養老金有保留。政府在輿論戰上的策略有兩大重點,就是幾乎不提坊間各個全民養老金方案都強調「預先儲蓄」的元素這事實,從而一面挑動世代差異,同時向公眾灌輸搞全民養老金將會導致大幅加稅的信息。

為捍衛低稅制 大眾犧牲多少?
低稅低福利,似乎是香港主流社會的共識。但其實為了捍衛這套低稅制度,香港普羅大眾犧牲了多少?教育方面,要迎接知識型經濟,政府要培訓更多大專生。但資助大學學位增加有限,變相要家長或青年自己負擔高等教育的開支。醫療方面,在人口老化趨勢下又要控制公共醫療開支的增長,一方面催生了迫使病人自掏腰包購買昂貴藥物的藥物名冊,另一方面又用公私營協作計劃和將來推出的自願醫保計劃將市民推向往往將收入/利潤看得較重的私營醫療體系。同樣重要的是,由於稅收不多,政府的工程和基建(總有些基建是有利於民的)要靠賣地收入去維持,這安排間接令到幾大地產商面對政府有超大的議價能力,為「地產霸權」出現的主因之一。因此,要解決香港的民生問題和減少社會不平等,財稅改革是刻不容緩之事。
政府以至主流論述經常強調香港要靠低稅制來維持競爭力。諷刺的是,當政府和反對全民養老金的勢力經常用半真半假的陳述在「可持續性」的問題大做文章時,他們有沒有想過香港這套發展模式的可持續性?視低稅制為主要助香港競逐資金和投資的手段,本身就是在製造社會不平等和社會排斥。香港的勞資關係本身已是嚴重向資方傾斜。打工仔女辛辛苦苦付出了勞動力創造出來的價值,絕大部分卻被大財團和富人奪走。政府不在財稅制度做好工夫,搞財富再分配,只會令這情况更加惡化。
資本徵稅 不應為討論禁忌
其實不少學者已指出,靠減稅來競逐資本的效果有限。例如英國華威大學經濟系教授Vera Troeger在”Tax Competition and the Myth of the ‘Race to the Bottom’ “一文中就指出,勞動力的技術、客戶的所在地等考慮都對投資者在什麼地方投資起關鍵作用。既然高稅收不一定會導致資金大規模撤走,香港還應只強調憑低稅制維持競爭力,而忍受懸殊的財富分配不均和低福利,最終嚴重損害市民的生活質素的發展模式嗎?
去年被歐盟列為避稅港之一的香港,一直甚少對資本徵稅——如現代稅制裏常見的資產增值稅、股息稅和遺產稅。於1960年代,標準稅率曾維持於20%(現在是15%),亦無損香港往後的經濟發展。所以,香港稅制根本有很大的檢討和改革空間。對資本徵稅以支持包括全民養老金等社會保障開支,絕不應被視為政策討論的禁忌。
為競爭力犧牲尊嚴 本末倒置
沒錯,這個資本家天堂可能因低稅制多了少許資金,但難道透過改革財稅制度來對抗地產霸權帶來的高樓價和高租金,不也是吸引投資者的方法嗎?而且,如果資金來香港的投資最後只是有錢人和大財團得益,那麼這為何值得我們高興?政府忘了(又或者是刻意不提醒大家)的是,競爭力應該只是我們提升生活質素的手段,它絕非目標本身。如果為了競爭力而要犧牲廣大市民的生活質素和長者的尊嚴生活,那根本就是本末倒置。可以說,這種保守的公共財政制度已經不合時宜,對其全面檢討才是香港社會的唯一出路。
作者李峻嶸是香港專上學院講師、
社會發展中心成員,
馮志強是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本科生、
社會發展中心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