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李峻嶸:【無條件挺曾俊華的致命傷】

Sorry, this entry is only available in 中文. For the sake of viewer convenience, the content is shown below in the alternative language. You may click the link to switch the active language.

文:李峻嶸 (理工大學香港專上學院講師,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畢業)
當不少民主派支持者熱烈支持曾俊華參選特首之際,長毛梁國雄宣布參選,並將自己的參選定調為:牽制泛民選委不要支持曾俊華的策略。觀乎這幾天的論戰,長毛和他的支持者可謂萬箭穿心。 要理解不少民主派群眾「一邊堅定挺曾、一邊痛罵長毛」的現象,就先要回到香港人為何要爭取民主這個問題。無論是昔日的「民主抗共」、近年的「反對大陸化」,甚至是港獨,即使內涵不盡相同,但共通點卻十分清楚:民主最可貴之處,是它可以成為抵抗中共/大陸干預香港的工具。

撐曾不違傘運「初衷」

回歸後,香港出現過三位特首,梁振英是唯一和民主派完全沒有蜜月期的。早在他當選後但未就任施政時,反梁、倒梁之聲已不絕於耳。梁振英被懷疑是地下中共黨員、當選後立即到中聯辦謝票——他的背景和行動,早已令不少民主派支持者無法容忍。2014年9月28日的催淚彈強化了他的鷹派形象,催生出佔領運動。就算是中港足球大戰時,梁甚至不願表態支持香港隊,更令人覺得他並無興趣捍衛中港「兩制」之別,和香港的高度自治。兩個月前,香港不少人仍然擔心梁振英會連任成功,因為如果他續任特首,即代表中央將繼續其對香港的強硬路線。
到梁振英宣布不角逐連任,大家都鬆一口氣。雖然梁振英說自己是因家庭因素而不參選,但大家都知道,他放棄連任是北京的意思。無可否認的是,這令人覺得北京不是對香港民意完全置若罔聞,於是社會開始出現一種想法:既然北京已經尊重民意(還是民意令北京妥協?),不讓梁振英連任,那麼當然有可能再一次尊重民意/妥協,不讓被視為「梁振英2.0」,和梁振英一樣獲得中聯辦支持的林鄭月娥當下任特首。 那些在社交媒體上為曾俊華打氣,甚至捐錢給他的泛民支持者,不會忘記了這次是小圈子選舉,也不是不知道支持曾俊華本身就是對北京的妥協。但在真普選遙遙無期的時候,他們覺得眼前是有一個機會,可令北京藉選擇曾俊華,放棄對香港的強硬路線,甚至在未來幾年減少公然過問香港事務。值此之際,參與製造「曾俊華民望遠高於林鄭」的氣氛,進而令北京祝福曾俊華,是在香港出現民主普選前,唯一讓香港變得接近他們理想狀況的方法。
當年民主黨與中聯辦談判支持政改方案,曾經被激進派罵到元氣大傷,是因為該次妥協無助香港抵住北京的干預。今次的形勢反而似是激進派被圍剿,是因為對不少民主派支持者來說,既然爭取民主和真普選的「初衷」是為了減少中共的干預,那麼在這關頭挺曾根本就是為了實踐「初衷」,而不是背叛了雨傘運動的精神。況且就算是激進派,也無法解釋保持道德高地或者發動選委投白票,對之後的抗共運動有何幫助。再加上對梁振英2.0/西環治港的恐懼,今次激進派的道德牌實在難以打響。

慎防商界收割運動成果

提出以上分析,絕非代表筆者認同那種幾乎無條件挺曾俊華的舉動。當下的形勢最令人不安的是,不少民主派支持者正在期待透過與挺曾俊華的商界合作,逼使/說服北京接受曾俊華。然而,到這一刻我們卻只見支持泛民的小市民鋪天蓋天為曾俊華唱讚歌,而作為是次「合作」另一方的商界,卻完全沒有向小市民讓步的意思。
細看曾俊華的政綱,不但形同否決了立法標準工時和全民養老金;就算是相對不難處理的強積金對沖問題,也要成立委員會「尋求共識」。公共財政方面,當然更不能期望一直堅持保守理財原則的曾俊華忽然進步。他所謂的「研究引入累進式利得稅」,目的不是要向利潤特多的財團加稅,而是讓利予中小企業。至於負入息稅的建議看似有所突破(其實也只不過是研究它的可行性),但政綱也說明了這是為了「理順現時的福利津貼機制」,換句話說,提出負入息稅的建議不代表他有意增加財富再分配的力度。說曾俊華的政綱完全符合商界利益,並不為過。
我絕對明白,對不少香港的民主派支持者來說,相對中共而言,大商家也只不過是所謂的 Lesser Evil。但在五年前的反國教科運動重新將恐共/反共情緒帶回到反對運動的最前線之前,「地產霸權」四字,曾經是反對運動人士都痛恨的東西。既然為曾俊華吶喊的小市民,相信自己的力量可能在這場小圈子選舉影響中共意志,為何不敢利用自己的影響力和議價能力,爭取大商家對小市民的實質讓步?難道房屋成本高、工時長、退休保障不足、貧富懸殊等問題真的毫不重要?
假如泛民無條件支持曾俊華,而曾俊華又真的當上特首,那根本就不是泛民同商界合作,而是泛民的支持成為延續商人專政的本錢。這些年來的抗爭成果,將會諷刺地由不民主政制的既得利益者——大商家——收割。
七年前五區公投時,精英形象極重的梁家傑曾喊出「沒有民主、哪有民生」的口號。這未必是所有民主派人士都同意的口號,但它正好點出了一種具階級視野、將政制和經濟制度扣連起來的民主觀念。今天出現民主運動不停向商界送秋波的情況,基本原因之一就是:這套民主觀念,多年來在香港民主運動中都不是主流。
現實政治總不能永遠堅持原則和否定妥協的可能 ,所以民主派無條件挺曾的壞處,不在於民主運動會因此失去了道德力量,而在於它預示了只要北京改行鴿派路線,香港民主運動即會失去主要動力。無條件挺曾的致命傷則是:如果民主運動真的有能力帶來施政的變化,它所帶來的卻不是改善中下層民眾的生活、縮減貧富差距,甚至是反過來是鞏固商界的既得利益。那麼,這種民主運動根本就與平等的精神背道而馳,以後亦更難說服更多基層勞工加入民主運動的行列。
或許,長毛和其他不願無條件挺曾的民主派的當務之急,不是在運動策略上兜兜轉轉,而是要重新提出一套強調平等價值的民主觀念。
原文刊登在15/2/2017的端傳媒